热透新闻

通信女兵的“最强大脑”:能听音知人 能背千余号码-中

受阅归来后,汪凡(中)向战友分享荣誉。通讯员 潘小员 摄

  她能听音识人

  千余号码倒背如流

  从受阅部队起点到走过天安门广场,96米,汪凡共踏了128步。轻巧的数字背后,却是她历时217天、踢腿254万余次的艰苦训练。

  心中有信仰,脚下才有坚定的力量。作为南部战区海军92962部队唯一一位参加国庆70周年阅兵的女兵代表,“阅兵精神”在汪凡身上留下了深刻印记。

  “不逼自己一把,永远不知道自己潜能有多大。我们身着军装,代表的是中国女兵,无论训练时多难,我们都坚持下来了。”受阅时看到群众向她们招手,汪凡内心满是感动与自豪。一瞬间,她觉得吃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:“从今往后,我不会畏惧任何困难,这段经历值得一生铭记。”

  细嗅蔷薇气自华,心有猛虎战无畏??是通信兵汪凡最真实的写照。

  最珍贵是战友情

  她觉得神奇的是,到新兵连后,所有人都仿佛一夜长大了。“这是一个从普通人变成战士的过程。我们变得坚强了,打电话也报喜不报忧。大家都明白,是自己选择的这条路,要担起这份军人的责任。”

  自2014年入伍,汪凡在部队已待了6年。她还清晰记得参军前,自己被妈妈拉去理发店剪下及腰长发的情景。剪刀“咔嚓”切断发丝,她的心也揪了一下。

  “我性格大大咧咧的,很快就习惯了短发,现在更是不想把头发留长了,多清爽呀。”回忆起当年,汪凡笑着眯起了眼睛。她说,妈妈当时还把那串长发拿回家,洗得干干净净,收藏进了柜子。

  入伍两年后她第一次回家,家人一边惊叹于她的“改变”,一边拿出曾经的长发照片让她看了看,汪凡很是感慨。

  她黑了不少,走路时习惯性地迈大步,目光却变得坚毅了;做事方式上,她变得果断利落,也自信了许多。如今,可以退伍的情况下,汪凡还是选择了留下来。

  小时候,汪凡跟着爸爸看《亮剑》,便种下了当兵的情结。6年前,正在读大学的她看到了征兵信息,在家人支持下毅然报了名。

  入伍那天,爸爸把她送到广场。不善言辞的他,给了女儿一个深沉的拥抱。部队的车开走时,汪凡远远地跟爸爸招手,却鼻头一酸,眼里蒙起雾气:“一车的小孩都在哭,都不敢回头看爸爸妈妈。那时候我才20岁,确实挺舍不得家人。”

  在烈日下站军姿、在泥地里爬行、扛起真枪时肩上那份沉甸甸的重量……新兵连的训练让新人们迅速成长着,也让汪凡收获到了最珍贵的战友情。

  “每天一起训练,有困难大家一起解决,这份集体的感情特别温暖,部队就是我第二个家。”2014年,汪凡在新兵连度过了人生第一个不在家的生日。高强度的训练使她忘记了这个日子。

  她更是不知道,战友们悄悄为她准备了生日惊喜。

  当晚回到宿舍,汪凡推开门时,一个偌大的“心”型图案呈现在她眼前,她惊讶地捂起了嘴,感动不已。“因为不能点蜡烛,他们用生活用品给我拼的图案,比如脸盆、水杯之类。很朴实,但这是最特别的一个‘心’。”

  部队的生活,让汪凡感受到了集体的力量。“班长手把手地带我们,我们共同面对每一件事情,互相加油打气,学会了帮助别人,也学会了担当与自强。”

  最厉害是背号码

  部队战友们来自五湖四海,有些乡音难改。对此,单位给话务员们开设了专门的系统性课程,对口音、方言等进行学习,目的即是为了让通信兵们能听懂每个人说的话。

  结束新兵连训练后,汪凡正式下连,成为一名通信专业话务员。除了体能训练外,背记号码、听音识人、接转电话等工作,成了汪凡的日常。

  通信兵是军队中担负军事通信任务的专业兵种。在汪凡看来,这是一个看似平凡但又不平凡的岗位。在平日里,它保障了部队信息的交流与互通;在战时,它是情报传输、指挥引导的重要枢纽。

  即使是日常接听电话,女兵们也要为此付出巨大努力。

  对于他们来说,机台就是战位,“容不得半点闪失”。

  汪凡说话语速快,铿锵有力,却每个字都咬得清晰??作为话务员,首先要练的,便是普通话。为了精准地听懂官兵们表达的意思,她们还会在日常训练中加入“听音识人”环节,“要做到听到这个声音就能知道是谁,把声音刻在脑海里。一部分是靠训练的时候反复地听音频,一部分是日常转接电话过程中的积累。”汪凡介绍道,辨别出对方身份后,通信兵们要能捕捉到其讲述的关键信息,而后用专业语言复述出来,进行核实,保证所传输的信息准确。

  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下,“3秒听音知人”成为了话务女兵的必备技能。对方拿起电话说一声“喂”,她们就能听出是谁,甚至还能听出对方心情好坏。

  “但我们自己接电话不会说‘喂’,专业要求我们第一句话是‘您好’。”汪凡说,在近6年时间里从事通信工作,她早已形成了“条件反射”,哪怕是接父母、朋友的电话,她的第一句话也都是“您好”。

  而比听音识人更考验人的,是对号码的记忆。如今,汪凡能记得近两千个电话号码,“这是一名话务员能否担负值班任务的关键。”最开始背诵时,汪凡感到很艰难,“一串串的数字,每天要记100个,于是我们就创造出了联想法,把数字编成自己能记得住的方式去记,有时候连谐音法都用上了。”

  精湛的业务、专业的技能,离不开汪凡常年累月下的“苦功夫”。现在,她每天仍会花1-2个小时的时间去温习旧号码、记忆新号码:“基本功不能丢。”

  最难忘是阅兵时

  “正步走过天安门是96米,128步,为此,我在这里‘走’了七个月的时间,”217天的训练,381万步的练习,“我们坚持下来了!”

  2019年3月7日,是一个让汪凡难忘的日子。这一天,她去参加了70周年国庆阅兵的军队初选。经过各方面考核,她最终顺利入选。

  3月9日,他们一同踏上了开往石家庄的列车。那一刻,汪凡忆起自己入伍的第一天,也是坐着军车远行:“我再一次懂得了自己肩负的使命。”

  阅兵列队对于军人们来说有着极高的要求,即便是专业素养过硬的汪凡,一开始也感到有些力不从心。军姿不够完美、踢正步时脚尖力度不够、站立时两条腿中间有缝隙……为了达到阅兵时最昂扬的姿态,汪凡开启了“魔鬼式训练”??

  身体重心找不到,后脚跟离地悬空站立;睡觉时在两腿间系上毛巾,时刻练习“挺拔军姿”;把脚放进两根钢管里,坐在地上用力压,锻炼力量;并腿站立时夹上扑克,确保一丝缝隙都不留……凭借着百倍努力,汪凡离阅兵梦越来越近了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她顺利通过了最后一轮考核,成为正式上场受阅的官兵。

  阅兵当天,部队整齐列队走过天安门后,汪凡都有些不敢确定她完成了任务。

  一次受阅,终生光荣。回到岗位上,汪凡仍继续保持着“阅兵精神”,脚踏实地完成每一项任务。“鼓足干劲,为岗位添彩,为部队争光!”她的目光里,多了更多坚毅的力量。

  南方日报记者 陈伊纯

  通讯员 潘小员 沈巧俞

  策划 洪奕宜 伍青

  记者手记

  “铿锵玫瑰”的绽放之路

  采访汪凡时,她总是笑得露出一口白牙,爽朗而从容。回忆军旅生涯,她忘不了新兵连时从“老百姓”到“战士”的蜕变,忘不了阅兵训练时流过的泪、收获的荣誉,但更让她坚守牢记的,是军人身上的那份使命与责任??这早已深入她的骨髓。

  2017年,汪凡作为班长再次回到新兵连带新兵,刚好又住在当年她入伍时的宿舍。她瞬间意识到,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这里。“我成为了一个有担当的人,很感恩部队对我的磨练。”她的眼神晶亮晶亮的。

  从前最怕跑步的她,现在能够轻松跑过3公里;曾经遇事会畏缩的她,如今已经可以迎难而上;疫情爆发前她刚好回到湖北老家,滞留当地时她主动投身一线抗疫工作,在村里帮忙测量体温、贴宣传横幅、挨家挨户上门送生活用品。她坚定地觉得:“在老百姓有需要时,军人就是要站出来。”甚至表明自己“并不害怕疫情”,“不恐惧,不退缩,部队教会了我面对困难的勇气。”

  但她也会感慨,自己都“不像个女孩子”了,穿裙子时也会大步走路,头发一长就想剪,可她喜欢现在自己的模样:“当兵是一件我绝不后悔的事。”况且,谁说女生一定要柔弱依人?干练坚强,飒爽利落,也是最美好的样子。

【编辑:刘欢】